Adonis

贪嗔痴慢疑,妄想分别执着。

哈哈哈哈哈

阿莱德琳:

喵的我刚刚在B站看到一部莫娘演的电影,点进去发现有人在下面问为什么叫他莫娘,然后评论里有人科普说:“他在神探夏洛克里面演了一个角色叫莫斯利安,所以叫莫娘。”


我已经狂笑五分钟不止了。

lofter其实是个为美人立章著书的地方。
当然也叙情深。
看了《无证之罪》以后一直对骆闻难以忘怀,想为他写点东西。
想写写他一辈子的两个人生是怎么过的,写写他这辈子平静的孤独和蚀骨的温暖怀抱,写写他的骄傲和悲伤,绝望和幸福。
我一点都不会写文章,只是内心有股力量一直推动我做这件事——或许是注定的,我想尝试一下。

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泛轻舟。

英语真的特别美

眠狼:

丹麦的书店是个好去处,仿佛是世界上最让人心情平静的地方,这里每一本书的封面设计都像被赋予魔法,非常漂亮。

你不该回应我的,下次你就知道了

人间自是有情痴,此恨无关风与月

结巴患者:

想把所有的温暖给你啊😣

先摁着我们的头让我们做梦,然后又立刻给我们当头好几棒,嘲笑我们,“做你娘的春秋大梦”。所以这个梦怎么跟那个世界闻名、货真价实的梦比?

西部片,和我喜欢的赴汤蹈火

藿香:


Hell or High Water,字面意思是刀山火海,不过译名也挺好,应景。就是不大像西部片。我最爱的男演员,大帅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,以及更早的约翰韦恩,他们主演的西部电影总是充满了豪情壮志,充满了男(直)子(男)气概,充满了啪啪啪(打枪)和哒哒哒(骑马)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一直对这种“Women belonging the kitchen”的爽片情有独钟。在电影里,我们不用担心主角的会被反杀(五军之战),不用担心坏人会在洗白和黑化之间精神分裂(老万),不用担心人性的扭曲和道德的沦丧,因为我们的主角总是又快又准的神枪手,就算面临死局,在美国西部片和通心粉西部片里,他们总会柳暗花明。


西部片就是武侠电影。帅,太帅了,两边站定,烈烈飙风,风卷沙尘,在黄沙中总会有一个,缺少了技艺或运气的顾怜,应声倒地。西部片的魅力如此之大,令没见过世面的美国人如此流连忘返,哪怕到了21世纪,还是会有诸如《火线警探》这样的现代牛仔剧。那是观众内心的一个折射,我们需要侠客,他们需要牛仔,为的就是在迷了眼的万里狂沙中,脱离法律和秩序,用子弹,用刀剑,用鲜血,用死亡,伸张正义,裁决人心。(火线警探真的太好看了)


除此之外,西部片还有着慢悠悠的节奏。主角不紧不慢,操着南方或是西部的乡音,和朋友斗嘴,对敌人耍狠。那里面的台词都非常精妙,有趣且张力十足,更加把牛仔们那个或是花花公子或是清教徒,总之对女人不屑一顾,只爱男人,呸,兄弟和枪的酷劲儿演绎得淋漓尽致。看得我眼里冒火,恨不得皮鞭一甩,挥别父老乡亲,独自一人一马闯荡天涯,我也喜欢男人和枪!


扯远了。赴汤蹈火由喜闻乐见的派派和本福斯特饰演一对德州兄弟,他们两个本来的照片可以去搜搜看,全是清秀小青年,不知道怎么捯饬成那个颓废大叔的样子。前世一人进入DC宇宙送了人头,另一人长出翅膀加入X战警(是的,本福斯特在叉男3里演天使)暂且不表,这两个人的扮相和口音,还是很合格的。欧美演员的演技除了烂到家的,比如守望者里的丝鬼二代玛琳阿克曼,一般还过得去的我都觉得不错。我眼拙,看不出来。


赴汤蹈火的故事,非常精妙,台词也相当逗趣,那种慢悠悠地说着种族笑话的感觉,不亲耳听杰夫布里吉斯这个老混蛋演绎出来,还真是很难表达。我很喜欢这种叨逼叨的气质,每当看到老大爷把印第安搭档怼得又笑又气,我就恨不得能置身其中。后来这位搭档的离世,也格外令我震惊,和心碎。


赴汤蹈火有西部片里惯用的牛仔和慢悠悠的情节,但这不是典型西部片,多了一份气韵。这气韵我不知道是什么,也许编剧泰勒谢里丹知道。这货也是熟人,在混乱之子里演警察,编的一手好剧,其他作品像边境杀手,也很好。这种气韵我模模糊糊感觉来自于反套路和精妙的结构,当然还有摄影。在这部西部片里,坏人像好人,好人像庸人。每个人都无可奈何,却又得偿所愿。感觉应该是导演人性的丧失,和编剧道德的沦丧吧。


说了很多的样子,感觉很乱。我阅片量并不够大,观点也十分浅薄。(根本就没有观点好不好)权当做一篇安利文章了。最后是一张图,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一幕。老警察披着毛毯从宿醉中起床,在沉沉的天幕下,在德州的风里,像个乞丐,又像个王者。